NEWS

坚持“共生双赢,和谐发展”的合作理念,与客户实现互利共赢

Pursue the cooperative idea of double wins and harmonious development to get mutual benefit and win-win with clients

 

仍然是我们实务界和理论界继续关注的一个问

发布时间:2018-08-11 15:23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互联网金融风险及监管成为业内关注的主要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锋在2016年7月3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互联网与信息研究中心等相关单位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教授主持的“人大互联网金融风险与安全治理高峰论坛”

  本文取自“人大互联网金融风险与安全治理高峰论坛”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锋的主旨演讲,根据现场发言进行记录和整理而成,尚未获得其本人的确认,仅供参考。

  感谢杨东教授邀请我来跟大家学习,提供一个学习的机会。刚才我们看银监会的徐处长已经把当前我们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这块,监管的一些动向和下一步的一些政策方面的思考,给我们做了一个介绍。牛津大学的Louise Gullifer教授也介绍了英国特别是众筹为核心的互联网金融,当然她的概念很广,P2P,包括众筹,她的概念比我们更宽泛。同时介绍了一些英国的做法,特别是以消费者保护为宗旨这样一个监管方面的一些措施,或者一些思考,我觉得给我们很大启发。因为我也没有准备发言,今天是来学习的,也不知道程序是啥,但是刚刚确实听了两位的发言,对我确实也是很有启发,所以我就想到,可能是不是咱们互联网金融这块,可能至少要处理好三方面的关系:

  第一个关系,它是一个老话题,就是管制和放松的关系。换句话说也就是国家干预和市场自治、自律的关系。这个关系在20、30年市场经济建设当中一直没有处理好,面对任何新生事物一放就乱,一乱就管,一管就死,这是我们这30年来都是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互联网金融这块,虽然就这么三年四年的时间,实际上它已经体现了这样一个特点。所以我们本来三中全会决定就提出来说,要实行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国家治理的主体,应该说就是我们的政府相关机构,当然包括立法部门、司法部门、政府管理部门。但是我们到现在为止,我们有没有找到一种现代化的国家治理方式,这个都是我觉得在互联网金融这个领域,我觉得就有很典型的体现。为什么称之为野蛮生长?明明知道这个东西一放开就会乱,但是为什么我们当初没有认认真真的来研究一下,它应该怎么管。我们理论界和监管部门、立法部门我觉得都有责任。你不管怎么说,不管叫互联网金融也好,叫什么名字也好,大家现在认为仍然是金融,金融这些风险,包括徐处长也介绍,特别是大学时候也学了金融风险,宏观的、微观的、法律的,各种风险,它本来是会存在的,但是我们一开始为什么我们对这些风险当时不设定一些警戒线。

  实际上三年前我也就开始搞互联网金融研究课题,当时杨东知道,我给我们最高法院院长专门提了三万字的报告。实际上我三年前提的到现在都没解决,所以我今天干脆不带稿子。监管的、司法的怎么完善,但是现在看到仍然没有解决。我觉得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条件,特别是今年大家刚刚都提到的,我们今年“十三五”规划,还有克强总理在两会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提出了我们中国如何构建现代金融监管架构,里面明确提出了要实行行为监管、功能监管。这基本上就把国际上包括刚刚咱们英国教授介绍的这些英国的东西,美国的东西,理论界多年呼吁的,已经吸收到政府的监管里面去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政府的银监会、保监会、央行按照政府工作报告,还有今年“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行为监管、功能监管。不是传统的对象监管和商品监管。我们跟杨东我们六七年前就提出来了,当然不是我们一家的努力,学术界、金融界、法学界共同努力的,但是政府是采纳的。我们现在如何把行为监管做到功能监管里头,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再就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政府各个部门都在参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了完成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在网上得到的消息,中央有关部门都积极在为这个会准备材料,而且已有很多方案,包括大步子方案,有很多种,我看网上有央行牵头的英国模式,也有双峰监管模式,还有就是建立统一的金融监督管理模式,我也提过这种报告,被送给国务院了。那就是有可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会对我们现在金融监管采取比较大的动作,这是我个人的判断,有可能。

  包括国务院法制办也找我们学者去论证过,也是在中央,实际上就是智囊提方案,而且这次金融监管改革,大家知道里头体制机制改革中央编办牵头,你说如果不改机构,编办牵头干嘛呢。因为外面一般人不了解编办是什么,它就是几个部长几个副部长职位,就需要中央编办来牵头。所以不排除内部有比较大的动作。当然也不排除改革。就是怎么覆盖金融产品有效防范风险,有效保护我们金融消费者利益的一种监管架构,这个方向没有错,在这方面就是正确处理好政府监管和市场自律、放松管制一种关系,仍然是我们实务界和理论界继续关注的一个问题。

  第二点感想,可能刚才咱们很多发言人谈到,致辞的几位同志也谈到,合法与非法的关。

 
 

Contact